科学技术究竟有没有国界?独家专访 IEEE 高级会员张海霞教授

640?wx_fmt=gif

640?wx_fmt=jpeg

作者 |  琥珀

出品 | AI科技大本营(ID:rgznai100)

5 月 29 日,一则 “IEEE 下令清理华为系审稿人” 的消息在中国网友中引起广泛关注。IEEE 要求其期刊主编不能让有华为背景的的评审人员或编辑作为杂志同行评议的一员。对此,北大教授张海霞发公开信,申请退出自己所在的两份 IEEE 期刊的编委会以示抗议,同时她公布了自己致 IEEE 候任主席福田俊夫的邮件。

随后,清华计算机系的刘奕群、刘知远教授也先后在公开渠道发表声明,表示要退出 IEEE 编委会,甚至要求自己的学生禁止向 IEEE 投递期刊,呼吁 IEEE 尽快收回这个破坏学术氛围的行为的决定。

华为-计算所联合实验室执行负责人包云岗则在朋友圈对此事评论道:“最近的一系列国际组织的举措,不断地让人感到困惑——未来学术还能国际化吗?未来科研又会走向何处?”

开源社区不再开源,科学技术不再无国界?一语成谶。

30 日清晨,IEEE 官方给出了回应,表示其作为一个非政治性、非盈利组织,必须遵守美国及其他地区管辖权内规定的法律义务。并在其官方微信号发布声明称:美国贸易限令对全球 IEEE 会员影响轻微。

640?wx_fmt=png

相关美国政府的法规限制了华为公司及其员工无法参与 IEEE 一些通常不向公众开放的活动,包括一部分的出版物的同行评议和编辑过程,而 IEEE 需要合规。

然而,所有 IEEE 会员,包括华为员工,都可以继续正常保持 IEEE 个人及企业会员资格,并行使投票权;正常订阅、访问 IEEE 的数字图书馆并阅读 IEEE 其他出版资料及文献;正常提交技术论文并正常进入发表审核流程;正常参加并出席 IEEE 赞助的学术会议及活动,并可以赞助或接受 IEEE 的奖项。与华为有关的会员还可以正常参加商务、后勤和其他会议,包括参与学术大会的策划。

 

华为及其员工可以继续成为 IEEE 标准协会的成员,包括正常获得或行使会员的投票权;正常参加 IEEE 标准制定会议,提交新的标准提案,参与标准技术提案的公开讨论。

 

如果美国政府对 EAR 在同行评审方面的应用做出进一步阐释,IEEE 将进行相应的调整。

看到这里,想必你已经大致了解了,也就是说:针对华为被列入美国政府 “实体名单” 的事件,IEEE 只能遵守美国法律以保护其全体会员。按照法律规定,华为员工无法担任同行评审或编辑,但可以继续保持 IEEE 个人及企业会员资格,甚至可以赞助或接受 IEEE 的奖项等。

而随后,早间 10 点左右,IEEE 消费电子协会标准委员会主席袁昱在与《财富》的电话采访中解释称,与大众的认知相反,IEEE 是在尽最大努力帮助和保护华为与 IEEE 的合作关系。并指出,对华为员工的影响仅仅是不能在审稿阶段看到将被拒稿的论文而已。他同样声明,今天他的回答只代表个人,不代表 IEEE 官方。

随后在更多媒体的采访中,袁昱还透露:邮件并未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恰好相反,明确说明了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的实体员工可以担任编辑和审稿人。唯一的限制是不能在学术论文稿件被录用前参与同行评审。

此外,IEEE消费电子协会北京分会主席张帆还对邮件的发出进行了说明:IEEE 有很多标准工作组,我是其中两个的主席,在这过程中,有些主席或成员主动挑事,问 IEEE 是否应该禁止华为参加会议,因此 IEEE 才会发出这样一封邮件给所有的标准工作组主席。

 

640?wx_fmt=png

 

IEEE 此举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据了解,IEEE 的全称是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成立于 1963 年 1 月 1 日,总部设在美国纽约。IEEE 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技术组织,在 160 多个国家拥有 423,000 个成员。在电气电子工程、计算机和技术信息等领域,IEEE 发表的研究论文约占全球发表论文的 30%。IEEE 每年出版 140 多种专业期刊,提供 700 多种期刊、通讯和会议记录。

需要指出的是,华为一直是 IEEE 的重要支持者。

据悉,华为已加入 177 个标准组织和开源组织,并担任 183 个关键职位,分别担任 IEEE-SA、ETSI、WFA 等组织的董事会成员。

华为还拥有多位 IEEE 科研人员担任主编、副主编等职务。例如,去年加入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的计算视觉首席科学家田奇为 IEEE Fellow,曾任 IEEE 国际顶级期刊主编。刘翔博士,华为美研所光网络高级专家,美国光学学会、光学快报副主编,IEEE 光通信主编。

今年 1 月底,华为还在深圳成功举办 IEEE P2413 工作组会议,推动 IEEE 智慧城市标准进程。

无疑,IEEE 此次声明确认之后,不仅影响华为与 IEEE 后续以及正在开展的一系列合作,还将以华为事件为导火索在全世界学术圈内真正掀起新的波澜。作为抵制 IEEE 的首要发起人北大教授张海霞在接受 AI 科技大本营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如果 IEEE 确实这么做,是对全世界科学家的打击和挑衅,不会获得认同,只会引发更多人退‘群’。”

正如南京大学周志华教授所言,“这件事损害的并不是华为……损害的是国际学术社区。”不过,周志华教授还表 示:IEEE 不是敌人,正如任正非先生说美国企业不是敌人。建议 IEEE 更换注册地。IEEE 是国际学术组织,并非美国一家的。IEEE 是主动或是被迫还不清楚(虽然压力必然来自美国)。华人学者有话语权的不是多了而是少了,不宜轻易把阵地拱手相让。另外,IEEE 下一任主席福田敏男教授是北理工教师,建议先听听他的看法。

可能在抵制 IEEE 之外,我们更多需要的是冷静。

以下为AI科技大本营对张海霞教授的采访实录,从她的视角我们或许能洞察到更多线索。

AI 科技大本营:您认为声援这种做法能产生多大的影响力?或者说您希望产生怎么样的效果?

张海霞:希望 IEEE 和所有学术组织回归学术,与政治脱钩。

AI 科技大本营:其实这样应该还是挺难的了吧。

张海霞:大家以前都是这么做的,最起码没有哪个赶去明目张胆挑战专业性,现在这个坏透了,是公然挑战学术底线。

AI 科技大本营:接下来像 IEEE 这样的国际组织,比如 ACM 也会类似的动作吗?

张海霞:不希望学术组织都倒下,相信科学家的职业操守和良心。

AI 科技大本营:之前了解哪些恪守技术中立的组织有这样的先例?

张海霞:我参加的学术组织都很专业。

AI 科技大本营:想必您也看到了 IEEE 袁昱博士朋友圈里的评论了,您是如何定义他所说的对华为限制留有余地的看法?

640?wx_fmt=jpeg  

部分截图

张海霞:我认识他,他没发给我。

袁博士此言差之远矣,我只能说他不是职业科学家,我反对的是科学家的职业底线被挑战,如果我当时收到这样的邮件会第一时间反对,我不是在挑起民族情绪,我是维护科学家的职业道德和底线。作为杂志编委,我选择审稿人只看专业水平,不看单位和国籍,也不可能按照别人的要求去选择评审,这是我做科学杂志编审的底线,不容挑战,没有余地。

科学家的职业和专业性是由科学家团队来评判和维护的,不是管理人员和政府。

AI 科技大本营:作为我个人也是很认同您所遵循的原则,但目前来看确实有很多网上的声音(我们面向的读者很多是技术人)关于抵制 IEEE,或者认为需要保持冷静,甚至持定态度。您如何看待?

张海霞:我写这封信也没有煽动民族情绪的意思,只是希望学术归学术,与政治脱钩。现在学术已经严重受到了政治的控制,这必须有人站出来说不可以!没有妥协的余地,我不希望 IEEE 信誉扫地,我认识的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也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他们。Waiting for daylight!

再次声明:我不是退出 IEEE,我是退出我所服务的两个 IEEE 学术杂志,其他工作还会继续,国际学术活动会更加积极。

AI 科技大本营:谈起这块,您认为这对学术自由的打击会有多大?

张海霞:我认为如果 IEEE 确实这么做,是对全世界科学家的打击和挑衅,不会获得认同,只会引发更多人退“群”。

AI 科技大本营:目前已经得到其他国家学术界的支持了吗?

张海霞:很多国外朋友的声援,包括美国。

(随后她直接转发给我们了一封声援信的部分内容。如下:

Dear Prof. Zhang,

Well done. 

Just now we saw your letter to Prof. Toshio Fukuda (the IEEE Presidentas-elected). We confirmedly agree with your views and strongly support your action. We think today you are the proud of Chinese intellectuals.)

AI 科技大本营:如果对于中国学术界可以说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吗?

张海霞:确实如此。

AI 科技大本营:那需要以什么样的能力去承载?

张海霞:还在思考中。

 

640?wx_fmt=png

 

总结

 

写到这里,想必不少人对此张海霞博士同样在思考的问题仍有很多不明确的答案。不久前,AI科技大本营报道“SCI抢发中国英文论文”消息时,曾提到:“我们需要认清一个现实就是:国内期刊水平不高造成论文外流,然后高质量论文的外流进一步造成国内期刊水平下降。发表高质量杂志或期刊论文,作为评价国内科研工作者能力的主要指标之一,在规则建设完善方面与国内真实的科研发展却是不相衬的。“

所以说,这一事件可能并没有动摇人们对“科学无国界”的信念,但无疑动摇了人们对美国学术公信力的认知。对于中国学术乃至全球学术的良性发展,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当然,从掌握核心技术话语权,到掌握学术话语权,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文末再次附上张海霞声明(译文):

      640?wx_fmt=png       

亲爱的 Toshio Fukuda 教授(IEEE 主席),

听闻 IEEE 参与了美国政府的“华为禁令”,作为您的老朋友,同时也是 IEEE 高级成员的一份子,我深感震惊,这远远超出了我在教育中接受的以及职业生涯中一直以来所遵循的科学技术的基本准则。

我在读博时期就加入了 IEEE,因为当时 IEEE 被公认为是电子工程相关领域的国际专业学术平台。在过去的 20 年里,我和许多像您一样的科学家一起在 IEEE 协会、会议、活动中共事。去年,您成功当选,成为第一位来自亚洲的 IEEE 主席。我们都相信 IEEE 是一个国际化的社区,而不仅仅是属于美国,抑或是某些团体。它的成员遍布世界各地,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让它更加专业,更加高效。

但是,今天 “IEEE 期刊将替换所有华为审稿人” 的信息挑战了我的职业操守。我不得不说,作为一名教授,我不能接受这一点。因此,我决定退出 IEEE NANO 和 IEEE JMEMS 编委会,直到有一天它找回曾经的道德准则。

还烦请您把这封信转交给 IEEE 办公室和相关官员。

图穷匕见,愿见光明!

张海霞,北京大学教授

2019年5月29日

参考资料:

https://pandaily.com/ieee-forced-to-ban-huawei-employees-from-peer-reviewing-papers/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5/ieee-major-science-publisher-bans-huawei-scientists-reviewing-papers?from=timeline

这几个Python技能实战,能让你少些1000行代码!

https://edu.csdn.net/topic/python115?utm_source=csdn_bw

【END】

640?wx_fmt=jpeg

作为码一代,想教码二代却无从下手:

听说少儿编程很火,可它有哪些好处呢?

孩子多大开始学习比较好呢?又该如何学习呢?

最新的编程教育政策又有哪些呢?

下面给大家介绍CSDN新成员:极客宝宝(ID:geek_baby)

戳他了解更多↓↓↓

640?wx_fmt=jpeg

 热 文 推 荐 

Google All in AI 都做了什么?

哈佛博士主导的一桩勒索病毒离奇历史

CIO,马上就没有线下灾备了,不要做最后一个

☞直接拿来用!灵跃模组机器人硬核评测(编程篇)

☞华为在美提起诉讼:禁令是暴政

☞容器云常见安全威胁与防范 | 技术干货

☞数据可视化,还在使用Matplotlib?Plotly,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附代码)

☞学术界“失守”:IEEE禁止华为员工参与审稿,学界抗议美政府

☞Facebook 发币, 输给了老年人?

☞敲代码时,程序员戴耳机究竟在听什么?

640?wx_fmt=png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