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 CTO 韦青:“程序员 35 岁就被淘汰”是个伪概念 | 人物志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csdnnews.blog.csdn.net/article/details/89008003

640?wx_fmt=gif

640?wx_fmt=jpeg

作者 | 胡巍巍

出品 | CSDN(ID:CSDNnews)

4月2日,北京,丹棱街5号,这里是赫赫有名的微软(中国)总部。

阳光明媚,一如当下的微软盛况。

笔者来到位于微软13层的会议室,采访了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

640?wx_fmt=jpeg

图:微软CTO韦青,摄于2019年4月2日

韦青说自己昨晚在办公室加班到十二点,夜里两点多才睡。

但是面前的他,神采飞扬、讲起话来滔滔不绝。

如果不是笔者提问题,估计他可以出口成章两小时。

这一点,倒是很符合北京男士特能聊天的特质。

60后的韦青,出生于上海,母亲是北大物理系毕业。

韦青求学的那个年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念甚是流行。

这样的观念,加上个人爱好,让韦青在学生时代就立志要当一位工程师。

所以上大学时,麻溜地选了电子工程。

早在三十多年前,他就需要用汇编语言和C与芯片打交道,现在身为微软(中国)的首席技术官,却连说自己“技术真的不行”。

还说自己是个杂家:做过产品开发、做过工厂、做过运维、做过销售、做过市场、做过零售、做过服务......

业余吧,喜欢练练太极、写写文章,还出了本书《万物重构:智能社会来临前夜的思索》。

640?wx_fmt=png


640?wx_fmt=png

他们那代人搞IT还真不全是为了钱


说起搞技术,韦青说与他同时期的微软那一代人,大多有科幻电影的情怀。

近二十年前,韦青在西雅图的一个酒吧里,跟微软的工程师们聊天,这些工程师,各个都富得流金沙,虽然已经不需要为了钱而工作,但谈起软件来,都跟谈起自己的宝贝似的。

韦青一打听,才发现他们中的好几个,都是因为看了《银翼杀手》之类的科幻电影,看完后哗地就被激发出了科技情愫,然后就进了IT圈。

640?wx_fmt=jpeg

《银翼杀手 2049》

他还讲到一位最初在日本学东亚文学的美国同事,其在日本求学时,对于科幻的接触就是《铁臂阿童木》之类的动漫,浸淫日久,对未来科技的兴趣一上来,回美国后就以文科生的身份加入微软,从写代码开始做起。离开微软时,就已经是微软的全球高管了。

所以你只要真的热爱一件事,世界就会为你开路。


640?wx_fmt=png

如果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就没有996的话题了


谈起最近大火的“996.ICU”事件,韦青表示,不管工作还是学习,正常点作息,当然是必须的。

640?wx_fmt=png

如果公司不让程序员正常点上下班,那就是剥削,而现在人们强烈反对的,正是这种罔顾员工基本权益的极端行为。

但是,一个人真的找到了热爱的事业、处于追求个人事业突破的阶段,那么996就根本不是事儿了。

他拿自己举例说,昨晚在办公室调算法,调到晚上十二点,等真正到家睡了,就已经凌晨两点了。

但是就算下午五点就回家了,路上要是堵车,可能就得花一个小时才能到家,回家吃晚饭后,还是要干这事儿,也是得干到凌晨两点,那还不如在公司干,而且公司的网速还快,晚上回家还不堵车。

韦青说,比尔·盖茨在早期,二十多岁的那十年,从来没有休过年假,每年只有一天例外休假,那就是圣诞节。

他还提到微软原来的Windows主管Jim Allchin,打拼了一辈子,退休写感言时,说到他在西雅图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会有这么多人在街道旁悠闲地喝着咖啡。对Jim而言,在他所挚爱的软件事业里,还真没有上、下班的时间概念。

但是这位老爷爷,却一点也不书呆子,退休后又是弹吉他、又是组乐队,他现在的简历,开头的是蓝调摇滚吉他手,然后才是计算机科学家,工作生活两相宜,生活过得乐开花,还顺带把钱赚了。

他又谈到前几天与《深度学习》作者特伦斯·谢诺夫斯基的一次交谈,作为美国四大国家学院的“四院院士”,特伦斯还特别提到最近一次在中国的访问,当有的学生问起为什么导师要让学生周末来实验室工作时,特伦斯显得很疑惑,“难道不该这样吗?”

他的意思是,在学术或事业的起步阶段,肯定要有一段艰苦打拼的经历,要让自己全身心的沉浸在事业里以求得能力的突破。

在这种情况下,实在很难有“朝九晚五”的局限,但与996.ICU的不同在于,这是个人自发的、基于自身能力发展的行为,而不是被迫的加班。

这样来看,所有的大佬都是主动当劳模,此话诚不欺也。


640?wx_fmt=png

“35岁程序员论调”其实是个伪命题


对于国内IT圈流行的“35岁不转管理岗的程序员就废掉了”的说法。

640?wx_fmt=jpeg

韦青觉得,这个说法逻辑上说不通。并表示,真不明白是谁提出来这样的说法。

他认为,现在亟需具备“多问几个为什么”素质的人才。

首先,为什么是35岁,那么,34岁不行吗?36岁呢?

事实上,老祖宗的文化中,一直都是灵动的。

比如,中国古代有“活子时”的说法,意思就是“要等待身体中自然景象的产生,而不是固定的时刻”。

所以,你的35岁和我的35岁是不一样的,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去问马云或者雷军,他们肯定没有35岁的概念。

或许35岁左右,一个人的体力会下降,但是它从来不会、也不应该成为个人事业发展固化的分水岭。

其次,35岁不转岗就没法活了,也是一个伪概念。

要不要转岗,与自身的职业规划相关,从进入职场开始,时刻都要有这种评估,不是要看是否到了35岁,那么25岁呢?45岁呢?

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一种严谨的职业规划能力,它需要综合考虑自己的各方面因素,比如经验、能力、爱好、年龄、学历、收入、健康等等,来认真评估个人的职业发展前景,还要与技术趋势、全球动态相适应。

过于强调一个35岁的概念,很容易使大家陷入机械教条的误区,而忽略职业规划本来就是一门职场人士必须掌握的科学。


640?wx_fmt=png

代码写不好,转管理就能做好吗?


对于现在很多程序员,一到中年就想转管理,韦青认为,代码如果写不好,管理做好的机率也不高。

640?wx_fmt=jpeg

当然这里指的并不是那种只会把伪代码转成某类计算机语言的程序员,那可能真的是所谓的“码农”了。

这里指的是具备架构师思路的程序员,因为写代码看似是在编写计算机程序,但其实质是每个程序员以计算机语言的方式表达对于我们所处的物理世界之认知。

各类计算机语言,不同的是形式,实际上是万法同象、大道归一的“一样的”代码。

同样的,对于管理者而言,管理能力的高低也往往取决于其对复杂的环境与人事的理论抽象能力。

如果一个程序员,不擅长对周遭的物理世界进行抽象,并依此编写出高效、简洁的程序,那何以证明同一名程序员,就可以对极其复杂的人事与业务进行抽象,并定义与实施高效的管理工作呢?

所以不要以逃避的心态面对问题,不要把职业生涯的发展危机归咎于程序员这种职业。

代码写不下去了,就要反思代码写不下去的原因。不是说不要转型做管理,而是说这二者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

真正的软件工程师,一定会走到架构这个层面。走到架构后,你就会发现,管理也是个架构。

韦青说,比尔·盖茨先生在管理微软时,就是依据软件架构师的思路,每个公司板块就是一个功能模组,各个模组之间可以以类似于API的方式彼此调用功能,配合协同。

在本次采访的后半场,笔者又和韦青聊了聊当前火爆的5G技术。


640?wx_fmt=png

5G更精确地讲可以统称为“NG - 下一代通讯技术”


韦青认为,5G绝对是一个划时代的革命性突破,但是这个突破不止于现在所说的“5G”通讯技术,它为未来以“万物互联”为基础的智能社会开创了全新的局面,而这一任务,需要通过未来几代通讯技术的发展来实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一批“下一代通讯技术”的逐次实现。

640?wx_fmt=jpeg

从目前的舆论宣传来看,把社会大众对5G的期望值拉的偏高。如果大家把诸如自动驾驶所需要的无线通讯技术全都加到5G这一代技术进步之上,容易让市场因过高的期望反而产生不必要的失望,这对5G这么重要的技术发展不利。

回顾通讯技术的发展历史,从1G到4G,基本满足了覆盖和传输速度的需求。人类社会继续发展下去,绝不仅仅只是要求网速快,还得要求反应快,传输信号的延时也要发展到毫秒级。

而以5G通讯技术为代表的下一代通讯技术,就是在覆盖和速度的基础上,进一步满足寻址容量大、设备功耗低、信号延迟小和服务虚拟化的强劲需求。

但我们所处的物理世界是有其物理瓶颈的,当香农定理和冯.诺依曼计算机结构没有本质性突破的时候,人类在通讯与计算技术上的进步节奏会逐渐到达一个瓶颈,此时更需要大家具备严谨与脚踏实地工作作风。

一方面让社会大众切实感受到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好处,另一方面下大力气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争取能够突破目前技术发展的理论瓶颈。

韦青提到,人类终将从互联网时代,进入到万物互联的时代,这对通讯技术的快速迭代,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这种高要求,不是一代通讯技术的进步所能达到的。比对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技术的变革始终处于一个进行时,也就不需要、也很难用某个具体的数字去描述某一代的进步。

无线通讯技术尽管复杂程度高,模拟技术含量大,前进的步伐不会像数字技术那样快,会给人以“代差”的感觉。

但随着软件定义通讯技术(SDN/SDR)的日趋成熟,无线通讯技术也会将像其它数字化技术一样,进入快速迭代的进程。

在这种前提下,一旦将自己的进步贴上标签,就会有竞争对手拿一个更炫酷的名词来比对,比如5G刚刚火热起来,就会有人拿6G的话题抢风头。

640?wx_fmt=jpeg

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下,过于局限于一种固定数字的定义,反而可能成为竞争取胜的包袱,因为未来技术的发展,会进入一个急速变化的小步快跑时代。

以Windows为例,到Windows 10之后,就不会再有版本号的更新,但产品本身却处于一个随时更新的状态,这是一个趋势,其中的思维范式,可供大家参考。


640?wx_fmt=png

对程序员的寄语:这是一个需要“小马过河”精神的时代


最后,笔者请韦青说说对于国内程序员的寄语。他给出了“两个寓言”和“一个前奏”。

两个寓言:盲人摸象和小马过河

韦青认为,在目前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很多的旧有观念已经不适用,而新的规则又没有建立起来,因此暂时很难再有权威的技术专家,大家都是在盲人摸象,只不过每个人摸到的部位不一样。

只有明白自己是在盲人摸象,才能不断打破自己。在这种思维范式下,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容易做到“胜不骄,败不馁”,一方面知道当有一些成就时也不过是触及到了未来这头大象的一部分;当暂时落后时又知道自己随时可以通过不懈的努力而暂时扳回局面。

毕竟,这个时代是一个没有所谓的公理的时代,每一个理论都有可能成为当时可行的理论,但是并不意味着能够成为永远的理论。成功是暂时的,其实失败也是暂时的。

所以不要唯专家、不要唯名气,只是唯实,在无法判断真伪的时代,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可靠途径,要自己去尝试,就像小马过河一样,水是深是浅,只有自己知道。虽然辛苦些,但总好过被骗和走弯路吧。

一个前奏:互联网看似很热闹,但其实只是刚开头

韦青说,当下的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的变革,其实才刚开始,就好比京戏刚开始前会敲鼓一样,看起声势浩大,但是敲了半天,真正的主角还没出来。

所以,这个时代对于程序员来说,依然大有可为。

此外,即便对于微软这样已经走过44年的公司,他仍然觉得,早期微软只是很幸运地看到了一些苗头,但是离真正摸到本质,还差得很远,并且走得越深,就会发现自己越肤浅。

我想,正是这样一种对未知的敬畏和渴慕,才使得韦青不断学习并走到今天。

采访采到快中午,忙碌的韦青下午还得出门给客户讲课。

对他来说,这样的忙碌,累并快乐着,因为他的“星辰大海”是——做一名科技布道者。The dream is so meaningful!

以上。

640?wx_fmt=jpeg

【End】

640?wx_fmt=jpeg

 热 文 推 荐 

ofo 回应破产传闻;最右 App 全网下架;苹果降价销售大涨 | 极客头条

研究人员:Intel 的 VISA 漏洞可访问计算机中所有数据

“工作 996,生病 ICU!”狼性文化正在毁掉什么?

专访图灵奖得主John Hopcroft:中国必须提升本科教育水平,才能在AI领域赶上美国

☞程序员与程序媛的神仙爱情 | 程序员有话说

轻松了解面试官心理!ElasticSearch写入数据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 技术头条

☞他曾主导世界上第一台安卓智能机, 如今能否靠区块链手机找回昔日的光荣?|人物志

如何将TensorFlow Serving的性能提高超过70%?

☞刺激!我31岁敲代码10年,明天退休!

System.out.println("点个在看吧!");
console.log("点个看吧!");
print("点个看吧!");
printf("点个看吧!\n");
cout << "点个看吧!" << endl;
Console.WriteLine("点个看吧!");
Response.Write("点个看吧!");
alert("点个看吧!")
echo "点个看吧!"

640?wx_fmt=gif点击阅读原文,输入关键词,即可搜索您想要的 CSDN 文章。

640?wx_fmt=png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