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隐私噩梦来了......

640?wx_fmt=gif

Google曾经的智能城市梦想已经演变成了隐私的噩梦......

640?wx_fmt=jpeg

人行道实验室(Sidewalk Labs)是Alphabet的一个专注于智能城市的部门,却因信息隐私而陷入了困境——他们的团队最近失去了核心的专家和顾问Ann Cavoukian。

因为该公司提议由数据信托机构负责审批和管理Quayside内部的信息收集(Quayside是多伦多的一个概念化的智能社区),安大略省前任信息和隐私专员Cavoukian不同意该计划,因为这个计划将赋予信托机构权力批准未隐去姓名或未经反识别而收集的数据。她告诉外媒Engadget:“这个计划让我感到很难过,我不能......也无法忍受。”

Cavoukian的退出加大了人们对人行道实验室的怀疑,以及将通过Quayside收集的城市数据,Quayside是多伦多人行道(Sidewalk Toronto)智能社区计划的第一部分。一直以来人行道实验室的社区都遵循“隐私设计”,这是Cavoukian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推出的一个框架。该方法是为了确保在设计过程中的每个部分都考虑隐私,平衡公民的权利与创建更智能、更高效以及环保的生活空间所需的访问权。

自从去年该框架被选为Quayside的合作伙伴以来,人行道实验室就一直在争论如何采用该框架。该团队与公众和技术专家(包括Cavoukian在内)举行了无数次会议,只为了解释清楚他们的思路,并确保在截止到明年年初的掌握创新与发展计划(Master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Plan)中考虑到每个人的疑虑(该计划实际上是最终的提议,需要得到多伦多市的批准才能开展建设工作)。

640?wx_fmt=jpeg

当然,隐私一直是讨论的重点。有些多伦多人很紧张,因为Google因广告业务而闻名,而且迄今为止人行道实验室给出的关于数据收集的信息都很模糊。然而,人行道实验室无法给出具体的结论,因为它还没有最终确定的结论,它仍在研究和考虑它的选择。

尽管如此,该计划仍然有一些进展,上周人行道实验室就Quayside的数据管理发布了一些初步的提议。

最重要的是:它希望有人能够管理这个问题。该公司建议成立一个独立的信托机构,监督所有附近的数据收集。如果其他公司(包括人行道实验室)想要建立追踪公民的硬件或服务,那么他们首先需要经过该信托机构提交名为责任数据影响评估(Responsible Data Impact Assessment,简称RDIA)的应用程序。有些程序可以进行“自我认证”,或者得到快速的批准,但有些应用程序则需要经过小组仔细的审核。

听起来不错,对吗?

人行道实验室表示,其所有应用程序都将遵循Cavoukian隐私设计的框架。但问题来了:该信托机构也有权批准未经匿名化的数据来源。在提案文件中,Alphabet的团队提供了一个理论化的示例,其中涉及在公园内使用摄像机。人行道实验室称,该应用程序无法通过自我认证,因为它涉及个人信息。但是,它也可以通过审批,条件是视频片段仅用于公园改进,并且这些文件以七天为期限,到时间的文件都会被销毁。这家被质疑的公司还需要在摄像机附近竖立标志,并将它们的位置记录到公共登记处。

类似的松动的规定让Cavoukian感到忧心。她认为所有Quayside的数据都应该从根本上进行反识别。“一旦你松了口,那么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毋庸置疑越来越多的数据都会连个人的信息一起收集进去,”她说,“因为这是一笔宝藏,人人都垂涎欲滴。”

Cavoukian在上周多伦多湖滨数字战略咨询小组会议上听到了这一决定。“人行道实验室毫不含糊地告诉这个小组,他们拟议的公民数据信托机构将拥有很大的权力,包括与个人数据的反识别有关的决定”,Cavoukian在她的辞职信中写道,“人行道实验室表示,他们建议该组织反识别个人的身份识别数据,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在他们手里。”

人行道实验室却有不同的观点。

该组织致力于保护隐私,并将遵循Cavoukian的框架。然而,它不认为应该对Quayside制定的政策负责。该团队认为,一个独立的信托机构可以更好地做出这些决定,即使他们允许其他公司收集个人身份的数据。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上周多伦多湖滨数字战略咨询小组会议上,很明显人行道实验室在关于Quayside管理数据框架的近期讨论中很少有话语权。人行道实验室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致力于通过设计实现隐私的原则。虽然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是其他涉及Quayside项目的公司是否也需要这样做的问题可能无法在近期内得到解决,而且可能人行道实验室鞭长莫及。”

那么,剩下的争议是人行道是否应该强制信托机构乃至每个Quayside的公司,都从根本上进行数据的反识别处理。

Cavoukian在她的信中说:“只要想想后果:如果个人的身份识别数据未能从根本上得到反识别,那么我们就会创建另一个个人信息的中央数据库(由谁控制?),未经数据主人同意就可以使用,这将暴露在黑客和未经授权的访问的风险中。众所周知,现有的加密方法并非绝对可靠,而且可能会被破解,那么我们很有可能会暴露多伦多湖滨居民的个人数据。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风险?”

目前Cavoukian在向聘用了人行道实验室的多伦多湖滨小组施压,要求他们改变主意,强制从根本上实行反识别。她对这个小组说:“你必须制定法律。”

Cavoukian不是第一个放弃Quayside项目的隐私专家。

TechGirls Canada的创始人Saadia Muzaffar本月早些时候离开了数字战略咨询小组。在辞职信中,她表示离职与多伦多湖滨小组在有关“公共信任和社会许可不稳定方面表现出冷漠和缺乏领导力。”她说,咨询小组的人都很“真诚”,但却“公然无视居民对数据的担忧。”

这些分歧将会增加多伦多人的担忧。人行道实验室仍有时间解决这些问题,并制定一个可以被所有人接受的总体规划。如果该公司继续失去公众的信任,那么当地居民和政府官员很有可能看都不看就下决心拒绝他们的计划。

原文:https://www.engadget.com/2018/10/26/sidewalk-labs-ann-cavoukian-smart-city/

作者:Nick是Engadget的记者,负责电子游戏,网络文化和其他方面的报道。他拥有多媒体新闻学士学位,并持有NCTJ证书。 在加入Oath之前,他就业于The Next Web,也曾是英国教育报纸FE Week的一名调查记者。 

译者:弯月,责编:郭芮

推荐阅读:

640?wx_fmt=gif640?wx_fmt=gif

展开阅读全文

[噩梦][精华帖]welcome to csdn

01-14

昨儿发了个敏感帖被删,今天特地赶来拍CSDN马屁。强烈要求加精...rn另,未经本人许可,任何人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名义转载。rnrnrn[color=#FF0000]W[/color]e often thought that technique abilities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programmer life.rnN[color=#FF0000]E[/color]arly 90% programmer would announce their top will that to be on a higher level at technique.rnPo[color=#FF0000]L[/color]ar enough, however, most IT companies are caring more and more about programmer's humanities.rnExa[color=#FF0000]C[/color]tly, a common knowledge's that programmers are bunch of peple who act strangely daily life.rnHe w[color=#FF0000]O[/color]uld be a guy kind enough, or she could be a girl pretty enough, but no talking, please.rnAs co[color=#FF0000]M[/color]municationg abilities of programmers weak, it just makes harder to work or talk with one.rnHence [color=#FF0000]E[/color]ven most available programmer may not be able to make his own daily life on board.rn"Why my girlfriend left me alone?", "Why everybody doesn't wish to talk to me? ", "Why..."rnIf unfor[color=#FF0000]T[/color]unately you're one of them, let me tell you, there is nothing wrong about yourself,rntrue reas[color=#FF0000]O[/color]n you're not living happily but lonely is that you have spent too much time on coding,rntring hard finding bugs, as well as designing, sometimes, and barely meet people outside office.rnOne must fa[color=#FF0000]C[/color]e the inherent speciality of his job. For programmers, it's kind of reasonable to bernin front of [color=#FF0000]S[/color]creens even after work, but it's so not necessary to be out of the community.rnHey, my frien[color=#FF0000]D[/color], why not come here with us? community.csdn.net - programmer's own community, yournwill easily fi[color=#FF0000]N[/color]d any thing you need, any thing you want. One try is enough for you to love here.rn=============分割线===========rn不知道csdn的排版要写到某个语言下的? 论坛

[噩梦]百合花物语

04-14

rnrn[color=#0000FF]一[/color]rn其时酒席已散,男人们互相搀着,喷着酒气继续集体意淫着新娘。女人们则大多沉浸在刚刚的幸福感之中,站在酒店门口等着自己的男人出来。rnrn酒店之中早已一片狼藉,凌乱之中有一只苍白的手,伸向了一朵白百合。rnrn咔嚓一声脆响,这手迟疑了一下,手的主人转头望去,脸微微一红,仿佛是酒意恰恰上头。rnrn“只剩一张了,就随便拍拍。”拿着相机的少女笑着说。她穿着一身白色婚纱,标志着今晚之后,自己便是少妇了。rnrn“你不去陪你的新郎官,跑来跟我装什么狗仔队?”新娘面前的女孩也在笑,可笑中却带着一丝浅浅的、不易觉察的酸楚。她自己也觉得笑容尴尬,但因为熟知新娘的冰雪聪明,心想无需徒劳隐藏什么。rnrn“你还真喜欢百合啊,别人不要的你也想捡么?”新娘说。rnrn“这本来就是我的花啊,拿来给别人看一眼,现在该拿回去了。”rnrn“百合花有什么好,没看过名侦探柯南吗?白百合的花语很不吉利的。”新郎突然出现,一只手揽过新娘的腰。rnrn“你丫还是那么幼稚,”少女拾起百合,“多大个人了,看点蓝猫三千问不好吗?就知道柯南!”rnrn“开个玩笑嘛,别这么激动,”新郎哈哈大笑,“扩充,你也赶紧找个人嫁了算了,省得天天火气这么大。”rnrn“算了,今天是你们大喜日子,我就给你点面子。”少女说着,将百合扔在桌上,“知道你喜欢百合,你不用装了,送给你!”转头便走。rnrn少女走了没几步,手突然被人拉住,她愣了一下,只迟疑了半秒钟时间,另一只手又轻轻摸了摸她的手。rnrn“别太在意了。”那人说,“让我摸摸小手,就没烦恼了。扩充小美眉。”rnrn扩充低头不语,任由这人拉着她出了酒店,转到无人小巷,终于按耐不住,扯过那人肩膀便哭了出来:“他明明是因为我才喜欢百合的!现在他不要我了,他在那女人面前,连百合也不肯喜欢了!”rnrn那人紧紧将她抱在怀里,爱怜的用手抚摸着扩充的头,安慰道:“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打三折五千块的衣服给你擦眼泪。”rnrn 论坛

[程序员之路]噩梦的那一年

04-22

rn[color=#0000FF]一、放弃考研[/color]rnrn“请问是钱某四同学吗?”rnrn“我就是。”rnrn“你好,我是人民大学招生办,我想问你昨天怎么没来照相啊?”rnrn“啊...我已经决定不考了,因为我...”rnrn“嘟...嘟...”rnrn挂断电话,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感。我很想告诉招生办的老师,因为我没信心考研,因为我家里经济条件很难支撑我考研,因为我...rnrn但是,人家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便匆忙挂了电话,也许急着打给下一个没有参加准考证照相的人。rnrn当我开始决定要考研时,曾经在网上找了很多前辈的文章。有很多人都说,如果你要考研,你就要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不要想别的,不要想你考不上会怎样,你必须专注于考研。而我,不经意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纷繁的杂念,我知道,我没办法去考研。rnrn考不上研究生的借口自然有很多种。我跟妈妈说成绩不理想;跟同学说这半年一直玩一直玩,根本没复习;跟最好的哥们说我觉得还是工作比较好,因为你两年研究生毕业后,两年前你的参加工作的同学会比你有更多的宝贵经验。rnrn其实我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理由。在复习的半年时间里,我所准备的借口比我用上的要多得多。并且考研也并不是我自己的意愿,更多是为了敷衍望子成龙的妈妈。rnrn总之,我比起考研大军中的大部分人,提前两个月面临着找工作的压力了。rnrn现在想想,很幸运我毕业设计的课题选的好。导师把我们一组六个人安排到某个软件公司去做毕设。这家公司的老板跟导师关系很不一般,我们呼呼啦啦的进入他们办公室时候,前台扭头跟旁边的人说:“刚子,又是你们学校的人。”rnrn刚子也是我们导师以前的学生,我们管他叫刚哥。公司里没有多余的电脑,我们几个把自己的电脑搬了过去,老板给我们专门腾出一间办公室,刚哥也跟我们在一起。我们像苍蝇一样整天围着刚哥转,嚷嚷着帮刚哥倒水,帮他订午餐,缠着问他的薪水是怎样的,很有一种溜须拍马的感觉。倒也不是说要从他身上图什么东西,毕竟我们做完毕业设计就会离开,但也许刚哥不会意识到,作为我们认识的第一个前辈,他在我们心里的地位要比导师重要。rnrn哦,我忘记说明,我们六个人,加上刚哥,都是计算机专业毕业。rnrn刚哥是个很腼腆很少说话的人,以至于我们过了很久才知道,刚哥是公司里唯一一个程序员,而且据他所说,他快两年没写过代码了。rnrn于是我们大为惶恐,原来所谓的软件公司是不大需要程序员的,这对于我们给自己未来的职业定位是很强的打击。“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这种想法悄悄在心底滋生。但是铅笔说,其实导师把我们安排到这里跟公司一起做项目,是为了方便公司从我们中间招聘员工。rnrn铅笔是我大学的哥们,在听说我选了这个题目之后,义无反顾地找到班主任——也就是我们的导师,说要跟我一组作毕设。历史可以作证,他这个决定相当的明智。rnrn铅笔其实不叫铅笔,我们一直叫他2B。为了写文章我才改称他铅笔。他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对于北京同龄人的评价,是要么特乖,要么特痞。他属于那种特痞的一类,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什么都不上心,对事情却有很独特的见解,所以才有能力担任我们的班长,也因此跟班主任关系不错。rn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