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资讯

这里,有作为技术人必须知道的业界大事。

Google 的隐私噩梦来了......

640?wx_fmt=gif

Google曾经的智能城市梦想已经演变成了隐私的噩梦......

640?wx_fmt=jpeg

人行道实验室(Sidewalk Labs)是Alphabet的一个专注于智能城市的部门,却因信息隐私而陷入了困境——他们的团队最近失去了核心的专家和顾问Ann Cavoukian。

因为该公司提议由数据信托机构负责审批和管理Quayside内部的信息收集(Quayside是多伦多的一个概念化的智能社区),安大略省前任信息和隐私专员Cavoukian不同意该计划,因为这个计划将赋予信托机构权力批准未隐去姓名或未经反识别而收集的数据。她告诉外媒Engadget:“这个计划让我感到很难过,我不能......也无法忍受。”

Cavoukian的退出加大了人们对人行道实验室的怀疑,以及将通过Quayside收集的城市数据,Quayside是多伦多人行道(Sidewalk Toronto)智能社区计划的第一部分。一直以来人行道实验室的社区都遵循“隐私设计”,这是Cavoukian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推出的一个框架。该方法是为了确保在设计过程中的每个部分都考虑隐私,平衡公民的权利与创建更智能、更高效以及环保的生活空间所需的访问权。

自从去年该框架被选为Quayside的合作伙伴以来,人行道实验室就一直在争论如何采用该框架。该团队与公众和技术专家(包括Cavoukian在内)举行了无数次会议,只为了解释清楚他们的思路,并确保在截止到明年年初的掌握创新与发展计划(Master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Plan)中考虑到每个人的疑虑(该计划实际上是最终的提议,需要得到多伦多市的批准才能开展建设工作)。

640?wx_fmt=jpeg

当然,隐私一直是讨论的重点。有些多伦多人很紧张,因为Google因广告业务而闻名,而且迄今为止人行道实验室给出的关于数据收集的信息都很模糊。然而,人行道实验室无法给出具体的结论,因为它还没有最终确定的结论,它仍在研究和考虑它的选择。

尽管如此,该计划仍然有一些进展,上周人行道实验室就Quayside的数据管理发布了一些初步的提议。

最重要的是:它希望有人能够管理这个问题。该公司建议成立一个独立的信托机构,监督所有附近的数据收集。如果其他公司(包括人行道实验室)想要建立追踪公民的硬件或服务,那么他们首先需要经过该信托机构提交名为责任数据影响评估(Responsible Data Impact Assessment,简称RDIA)的应用程序。有些程序可以进行“自我认证”,或者得到快速的批准,但有些应用程序则需要经过小组仔细的审核。

听起来不错,对吗?

人行道实验室表示,其所有应用程序都将遵循Cavoukian隐私设计的框架。但问题来了:该信托机构也有权批准未经匿名化的数据来源。在提案文件中,Alphabet的团队提供了一个理论化的示例,其中涉及在公园内使用摄像机。人行道实验室称,该应用程序无法通过自我认证,因为它涉及个人信息。但是,它也可以通过审批,条件是视频片段仅用于公园改进,并且这些文件以七天为期限,到时间的文件都会被销毁。这家被质疑的公司还需要在摄像机附近竖立标志,并将它们的位置记录到公共登记处。

类似的松动的规定让Cavoukian感到忧心。她认为所有Quayside的数据都应该从根本上进行反识别。“一旦你松了口,那么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毋庸置疑越来越多的数据都会连个人的信息一起收集进去,”她说,“因为这是一笔宝藏,人人都垂涎欲滴。”

Cavoukian在上周多伦多湖滨数字战略咨询小组会议上听到了这一决定。“人行道实验室毫不含糊地告诉这个小组,他们拟议的公民数据信托机构将拥有很大的权力,包括与个人数据的反识别有关的决定”,Cavoukian在她的辞职信中写道,“人行道实验室表示,他们建议该组织反识别个人的身份识别数据,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在他们手里。”

人行道实验室却有不同的观点。

该组织致力于保护隐私,并将遵循Cavoukian的框架。然而,它不认为应该对Quayside制定的政策负责。该团队认为,一个独立的信托机构可以更好地做出这些决定,即使他们允许其他公司收集个人身份的数据。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上周多伦多湖滨数字战略咨询小组会议上,很明显人行道实验室在关于Quayside管理数据框架的近期讨论中很少有话语权。人行道实验室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致力于通过设计实现隐私的原则。虽然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是其他涉及Quayside项目的公司是否也需要这样做的问题可能无法在近期内得到解决,而且可能人行道实验室鞭长莫及。”

那么,剩下的争议是人行道是否应该强制信托机构乃至每个Quayside的公司,都从根本上进行数据的反识别处理。

Cavoukian在她的信中说:“只要想想后果:如果个人的身份识别数据未能从根本上得到反识别,那么我们就会创建另一个个人信息的中央数据库(由谁控制?),未经数据主人同意就可以使用,这将暴露在黑客和未经授权的访问的风险中。众所周知,现有的加密方法并非绝对可靠,而且可能会被破解,那么我们很有可能会暴露多伦多湖滨居民的个人数据。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风险?”

目前Cavoukian在向聘用了人行道实验室的多伦多湖滨小组施压,要求他们改变主意,强制从根本上实行反识别。她对这个小组说:“你必须制定法律。”

Cavoukian不是第一个放弃Quayside项目的隐私专家。

TechGirls Canada的创始人Saadia Muzaffar本月早些时候离开了数字战略咨询小组。在辞职信中,她表示离职与多伦多湖滨小组在有关“公共信任和社会许可不稳定方面表现出冷漠和缺乏领导力。”她说,咨询小组的人都很“真诚”,但却“公然无视居民对数据的担忧。”

这些分歧将会增加多伦多人的担忧。人行道实验室仍有时间解决这些问题,并制定一个可以被所有人接受的总体规划。如果该公司继续失去公众的信任,那么当地居民和政府官员很有可能看都不看就下决心拒绝他们的计划。

原文:https://www.engadget.com/2018/10/26/sidewalk-labs-ann-cavoukian-smart-city/

作者:Nick是Engadget的记者,负责电子游戏,网络文化和其他方面的报道。他拥有多媒体新闻学士学位,并持有NCTJ证书。 在加入Oath之前,他就业于The Next Web,也曾是英国教育报纸FE Week的一名调查记者。 

译者:弯月,责编:郭芮

推荐阅读:

640?wx_fmt=gif640?wx_fmt=gif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