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资讯

这里,有作为技术人必须知道的业界大事。

技术工程师如何在军队中立足?

640?wx_fmt=gif

五角大楼正在打造一支 IT 技术精湛的士兵队伍。

640?wx_fmt=jpeg

Chris Lynch,美国国防部数字化部门负责人,在五角大楼工作

2017 年初,当尼科尔·卡马里奥(NICOLE CAMARILLO)在马里兰州米德堡的军事基地访问时,一位年轻的军官(化名“马特”,由于部队身份信息敏感,我无法透露他的真实名字)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卡马里奥回忆道:“我必须和这位年轻人聊一聊”。在这几周前,她看到马特发表了一篇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自己正在开发一款工具,用来在中东对抗敌人发起的无人机袭击。他解释说,这项技术是在“超低预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这引起了卡马里奥的注意。作为美国陆军网络司令部(一个相对较新的陆军分支)的人才战略执行总监,卡马里奥的工作是说服硅谷的高级员工,说服他们放弃自己的股票期权和六位数的工资,把他们掌握的技术知识运用到军队。她希望有更多与马特技术水平相当的硅谷员工能够投身军队,开发出更多拯救士兵生命的工具,但是事情的结果不如她想象的顺利。

卡马里奥找到马特想要对他提供帮助。她询问马特在军队技术研发过程中遇到的障碍。马特决定亲自展示给她看,他把卡马里奥带到一个改建的兵营,在那里他和他的团队创建了一个临时工作室。他们在一个旧的淋浴间里焊接金属零件。由于政府发布的计算机安全限制使他们无法编程,于是他们购买了替换零件来建造自己的计算机。技术人员帮助他们规避了既昂贵又耗时的军队采购流程,正规的流程可能会把工作推迟数月甚至数年之久。

整个场景让卡马里奥想起了曾经诞生苹果和惠普的车库,看起来有一丝浪漫。但卡马里奥还是怀着担忧离开的,她意识到,军队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技术人才,他们迫切需要的是一个更加良好的环境。

卡马里奥说:“他们利用如此有限的资源都可以做出惊人的成果,如果我们给他们释放更多的权限,提供更多的资源,会发生什么?他们能做什么?”

一年之后,陆军网络和国防部数字服务(DDS)建立了正式合作伙伴关系,后者是国防部的一种科技创业公司。新机构名为 Jyn Erso,它将陆军的顶级技术专家与私营部门的专家进行了合并。Jyn Erso 团队在五角大楼的国防部数字服务办公室工作,快速开发着各种工具,国防部为了构建这些工具,已经花费了数亿美元,并耗时多年。

从 2015 年开始,DDS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还启动一项其他的计划。DDS 把硅谷的极客们聚集到华盛顿,打破军事官僚机构的泥潭,快速构建出真正用户友好的技术。计划启动之后,DDS 团队的确建立了有效的技术,帮助服务成员跟踪记录,甚至为北约重新设计一个神秘的软件,并部署到了阿富汗。

然而,在这段时间里,DDS 主管 Chris Lynch 从未想过在军队中可以找到高水平的技术人才。他陪同卡马里奥参观了米德堡军事基地,他说:“我的团队是我国最优秀的,这种技术人才不会出现在部队。”

多年来,军队中的技术人才指的是精通武器装备的士兵,而不是那些知道如何编写软件的士兵。比如马特,他是出自西点军校的计算机科学家,曾在国家安全局工作过,在陆军服役了七年。但是,当他加入陆军时,并没有网络部供他选择。直到 2015 年,陆军才开辟这条分支。

马特说:“陆军并不知道如何发挥我的长处,他们把我送到了突击队,我学会了跳飞机和使用步枪。”

后来马特来到了陆军网络部门,但是部队提供给他的计算机仍然处处受限,他无法使用这些计算机编写代码。

卡马里奥和 Lynch 想给马特这样的士兵提供基地没有的自由。因此,在 2017 年春天,他们向军队网络前指挥官保罗·纳卡松将军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他们希望将一小群陆军士兵带到五角大楼,让他们与 DDS 一起工作两到三个月。最初,指挥官并不愿意。

卡马里奥说:“指挥官认为 DDS 正试图挖走我们最好的士兵。”

现任国家安全局的负责人已经让步,并同意让卡马里奥和 Lynch 借用少数几名士兵来研究能够阻止敌方无人机的技术。他们称这个项目为 Jyn 1,因为他们希望这是 Jyn Erso 计划中的第一个项目。

马特开始在陆军队伍中亲自挑选他的团队成员。他的朋友,和他一起在米德堡的工作室工作过的西点军校毕业生,一位即将在陆军网络学校任职的才华横溢的统计学家,以及一名喜欢黑客汽车的飞机技师,一个接一个,他们被挖掘出来与 DDS 团队一起工作。DDS 团队的成员有来自 Facebook、Deloitte 和 Dropbox 等顶级科技公司的工程师、设计师和项目经理,甚至还有一名海军陆战队飞行员。

2017 年 5 月,士兵们身着军装到五角大楼报到。当时 DDS 的项目经理回忆道:“我让他们下周来的时候身着便装即可,并为他们配备了 Macbook 。”

在 Jyn Erso 团队成立之前,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军方,那就是如何才能阻止 ISIS 在我们士兵的头上投下手榴弹。

据卡马里奥称,这是军方花费 7 亿美元试图解决的一个问题。防空网可以有效击毁无人机,但是军方提供侦查无人机的设备太过笨重,士兵不便携带。法国空军训练老鹰抓捕无人机。

该团队决定建造一个手持无线电工具,无需用卡车运输,可以精确地瞄准敌方无人机,而不会干扰到附近的通信。

他们还希望确保设备上的软件能够持续更新,以识别新的商用无人机。DDS 的软件工程师,海军陆战队少校 Tom Bereknyei 表示,与 ISIS 对抗的核心挑战在于,敌机使用的现成技术比对抗工具更为灵活,因为构建工具需要美国政府制定和批准,构建过程可能需要 10 年时间。随着商用无人机新型号的问世,敌人可以利用它们来作恶,因为他们可以说是为孩子买的玩具。Tom Bereknyei 继续说:“我们必须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来打击新型无人机。”

马特在米德堡军事基地工作时面临多方阻碍,而如今的工作环境让他如鱼得水。Jyn 1 团队从当地制造商订购了 3D 打印机,他们可以在那里打印零件,并在笔记本电脑上工作,与米德堡的军事基地不同,这里的笔记本电脑允许他们编写代码。他们将 DDS 办公室变成了一个试验场,将铝箔包裹的垃圾桶放在两侧,以制造临时的法拉第笼。

他们日复一日地观察无人机遥控器上的指示灯,等待它从闪烁的绿灯(表明识别到无人机)变为红灯(表明它已经被干扰)。大约四周的开发时间,绿灯就变为了红灯,他们成功了!

但是,最有意义的差异可能是团队能够在战场上进行用户测试。这在军事采购过程中几乎闻所未闻,在这个过程中,承包商得到了政府官员起草的一系列要求。通常情况下,士兵经过多次反馈之后才会尝试使用该产品。Lynch 已经说服国防部将 DDS 工作人员派往阿富汗。经过一番争吵之后,最终获得了批准,并于 2017 年 8 月,该团队又开始了另一次前往中东地区的秘密行程。

那次行动几乎完全改变了工具的设计。给现场士兵演示之后,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完全抛弃现有的花哨的用户界面,改用三个简单设置的模拟刻度盘代替。马特说:“团队的所有成员都竭尽全力,想要让这个设备尽可能自动化地运转。”

团队愿意彻底改革设计方案,这让士兵颇为意外和震惊。二级准尉兼测试组成员 Cecil Fox 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像这样的采购流程,他们带着一个初步的概念来到我们面前,并在正式投产之前充分搜集我们的意见,力争为我们提供真正想要的设备。”

他与士兵们的沟通也对设备的优化有所帮助。Fox 说:“我们基于设备的多个层面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Jyn 1 团队返回五角大楼进行必要的更改,并在2018年1月,他们飞回战场进行最后一次测试,这次恰巧是一群年轻的步兵正在接受基础训练。Jyn Erso 团队坐下来,没有任何指示地把设备递给他们,没有任何指导和说明,然后等着看士兵是否会使用这台设备。

他们做到了!该项目的软件工程师 Dan Lim 中尉回忆道:“他们从设备上只能看到一个旋钮和闪烁的指示灯,但是当他们向远处看时,发现无人机无法靠近它们飞行。这些年轻的步兵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居然能够在一分钟内摸索出设备的使用方法。”

据 DDS 称,国防部 Jyn 1 项目的成本低于10万美元,相比之下,承包商试图解决同样问题的成本为数亿美元。在完成首批采购订单后,该团队正在将 Jyn 1 规格交给五角大楼以外的合作伙伴,以继续生产这些工具。Jyn Erso 不会完全取代承包商,但是卡马里奥和 Lynch 希望这种模式可以继续为军方所用,它更具成本效益,并且能够更准确把握士兵的需求。Jyn Erso 团队已经启动了另一个名为 Jyn 2 的项目,专注于网络士兵在国防部网络上追捕敌人的新方法。

得益于 Jyn Erso 计划的成功,DDS 已经改变了其人才范围。它仍然在硅谷招募,但也开始从部队中发掘和培养顶尖技术人才。面对国际黑客和高科技对手的挑战,像这样的项目对于军队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可以帮助军队更好地适应现代化战争。

Bereknyei 说:“军方认为他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人才匮乏。” 而 Jyn Erso 证明了这个理论是错误的。“我们改变了军队的技术环境,改变了他们对技术研发的支持力度,让他们与设计师合作,最终,见到了军队技术的研发成果。”

原文:https://www.wired.com/story/pentagon-dream-team-tech-savvy-soldiers/ 

作者简介:Issie Lapowsky,WIRED 网站的资深作者,专注于时政领域。 

译者:安翔,责编:屠敏

640?wx_fmt=gif640?wx_fmt=gif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