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危险!74 岁的创始人柳传志站了出来

点击上方“CSDN”,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中兴危机之时,76 岁的创始人侯为贵携高管自救犹在眼前。如今,针对近期联想深陷 5G 投票舆论漩涡,已经辞去联想董事局主席多年的 74 岁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不得不站了出来,奔走一线联系任正非,亲发声明地捍卫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的荣誉。

就在上午,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针对近期联想深陷 5G 投票舆论纷争联合发表声明,以柳传志为第一口吻表示“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并且,为了求证这一结论,柳传志专门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通了电话,“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 5G 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要想了解事件的起因,时针还要拨回到 2016 年 11 月 3GPP 举办的一次 5G 讨论会上。

3GPP 全称为 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旨在为通信系统制定全球适用技术规范和技术报告,无论是从早期的 2G 还是到即将开启的 5G,每一代通信网络都有着对应的技术标准和规范。而在此过程中,势必将经过长期的研究与讨论,也就出现了后来的 86、87 次会议。

而此次联想备受争议的,正是在 3GPP 上有关 5G 标准的投票。尽管投票已经过去了近两年,但 3GPP 会议上关于 5G 短码方案的投票过程却有着多个“版本”,关于“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联想不支持 Polar 方案”、“联想站队高通,导致华为以微弱差距输了”等文章更是在近期于各大平台上被刷屏热议。旧事重提引发了众多责问“联想为什么不给华为投票”的声音,认为“联想忽视国家利益”、“这样的做法不爱国”。

对此,柳传志表示“在 3GPP 组织的 5G eMBB 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 LDPC 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 Polar 码方案。”

针对舆论谴责,柳传志掷地有声:“联想 30 多年的成长过程中,一路跋山涉水,经历九死一生,我们靠的就是团结一心,众志成城。今天我们不能容许有人朝我们泼脏水,甚至冠以‘卖国’的帽子”,“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

以下为柳传志联合声明全文:

联想的战友们:

近几天,我从朋友转给我的文章里注意到,突然出现了一些直指联想、用词相当恶毒的文章,甚至把“卖国”的帽子扣在联想身上,声音竟然越来越大,致使联想的声誉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这让我非常震惊!由于这些年我不再担任联想集团的任何职务,不了解这件事的始末,于是我向元庆和联想集团的多位高管,包括当时参加 3GPP 会议的联想代表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我、元庆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认为,我们有必要向联想的全体员工说明实际情况和调查结果。

这是发生在 2016 年关于 5G 信道编码标准方案投票的事情。在整个投票过程中,联想集团代表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基本的,要维护自己企业的利益;还有一个更高的原则就是要注重大局。什么是大局?大局就是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

3GPP(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全球影响最大的通讯标准化机构,主要协调各组织形成通讯领域的标准制定,这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学术组织,会议都是纯技术领域的讨论。在 3GPP 组织的 5G eMBB 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 LDPC 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 Polar 码方案。在整个过程中,我个人认为,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为求证这一结论,我专门和华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电话,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 5G 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一个技术领域事件,事隔近两年以后,突然间被人翻了出来,还被污蔑为卖国等行为,并不断发酵,这是偶然事件?还是被人利用?种种不正常的现象,不由得不令人深思。

因为所有联想人都明白,联想的品牌是何等的来之不易!

1984 年,一群完全不懂市场的科研人员,怀揣产业报国的梦想,艰难地开始了国产 PC 品牌的创业之路。几代联想人,一路大风大浪,为之付出了青春,其间有汗水,有泪水,甚至还有鲜血,就是这么拼了命地往前冲,才有了今天联想这个民族品牌,这是联想全体员工几十年心血的结晶!

20 世纪 90 年代初的中国完全没有自己的计算机产业,面对大批外国企业的大举进攻,如同一个小舢板一样的联想甘冒风险,跟这些庞然大物一较高下,用代理国外产品赚的钱,贴进去来坚持国产计算机的研发,坚决举起民族工业的大旗,最终击溃国际巨头。这样才使国产电脑走进千家万户和各行各业,才使中国的信息产业得以发展!也成为今天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大发展的坚实基础!

2004 年联想并购 IBM 全球 PC 业务,外界在鼓励我们勇气的同时,对并购的结果都不看好。但我们就是坚决去做了!中国,需要有更多企业不断壮大,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此后几经波折,生死角逐,2013 年,联想集团个人电脑市场份额成为全球第一,为中国企业争了光!

这就是联想的基因,历经磨难,从未改变。因为什么?绝不仅仅是商业,因为在我们的心中,拥有为荣誉而战的信念,那是我们最大的支撑!

三十多年来,联想与中国的发展同呼吸共命运;三十多年来,联想从中国出发,走向世界,将一个民族品牌做成了全球品牌,将技术和服务提供给全球 160 多个国家和地区,充分说明了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联想的历史,当之无愧是中国民族计算机产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中国到世界的一个缩影,全体联想人都会记住历史,传承信念。事实怎能歪曲!联想的荣誉岂能任人践踏!

联想集团的全体同仁,今天的我们,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我们有失误,就要以非常谦虚、开放的态度,面对现实、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联想 30 多年的成长过程中,一路跋山涉水,经历九死一生,我们靠的就是团结一心,众志成城。今天我们不能容许有人朝我们泼脏水,甚至冠以“卖国”的帽子,如纯属巧合也就罢了,若是有意为之,试图冲击我们的军心,打垮我们的士气,践踏联想人的尊严,打击一个民族品牌的骄傲,我们所有的人,都绝不能、也绝不会有半分容忍!

兄弟姐妹们,到了我们挺身站出来的时候了,朗朗乾坤,如果几万名员工都不能让正气自保,我们还办什么企业,我们就是一群窝囊废!联想的干部要积极行动起来,全体同仁要积极献计献策,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  柳传志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

联想控股总裁  朱立南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 推荐阅读 —————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展开阅读全文

程序人生:Facebook的23岁创始人-

12-25

然而,人们却将这位年仅23岁的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称作潜在的互联网新巨头。由于Facebook的日访问量已超过Ebay,一些观察人士已开始将他与苹果(Apple)机智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 乔布斯(Steve Jobs)和微软董事长rnrnrn身着日常的服装——牛仔裤、羊毛衫和阿迪达斯(Adidas)便鞋,马克•扎克博格(Mark Zuckerberg)看起来更愿意在晚间开发课后徜徉在大学宿舍的会所,而不是执掌互联网领域下一家价值达数十亿美元的公司。rnrn然而,人们却将这位年仅23岁的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称作潜在的互联网新巨头。最近有报道称,微软(Microsoft)(可能还有谷歌 (Google))正考虑进行一笔投资,可能将Facebook的估值定为100亿美元,这说明,扎克博格4年前在哈佛大学(Harvard)宿舍里推出的这个发展迅速的网络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得到了认可。由于Facebook的日访问量已超过Ebay,一些观察人士已开始将他与苹果(Apple)机智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Bill Gates)相提并论。的确,扎克博格正是从老一代人那里得到灵感的。rnrn扎克博格出生在纽约市以北富人区威郡郊区的Dobbs Ferry,并在那里长大。他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在4个孩子中排行老二,父母分别是牙科医生与精神病医师。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电脑方面的天资,10 岁时得到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到上高中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自己编程,比如棋盘游戏《风险》(Risk)的一个版本。rnrn从新罕布什尔的精英寄宿学校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Phillips Exeter Academy)毕业后,他于2002年入学就读于哈佛大学,打算在那里专攻心理学。2004年,他推出了Facebook,作为哈佛学生的网络工具。就在当年,这个网络就推广到了数百所院校,随后又扩展到高中和企业。该网站现在拥有近4000万名用户——新增注册用户数大约每6个月就翻一番。rnrn甚至在最初的那些日子里,扎克博格就已表现出成功科技创业者技术才能、自信与冷酷相混合的珍贵气质。2003年,他曾被拖到哈佛大学校领导面前,因为他此前侵入了学校的一个数据库,将学生的照片拿来用在自己设计的网站上,供同班同学评估彼此的吸引力。rnrn那年晚些时候,扎克博格为哈佛同学设计的一个社交网站提供了短期帮助。几个月后,他淡出了这个项目,在第二年就推出了Facebook。rnrn随着扎克博格的Facebook取得巨大成功,他以前的合作者们指责他盗取了他们的想法——扎克博格否认了这一指控。他们向哈佛大学管理层提起了申诉。事情最终闹到了时任哈佛校长的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那里。哈佛校刊Harvard Crimson和其他学生的论文对此有详细记载。由于萨默斯拒绝干预,扎克博格的前合作者们向法院提出了诉讼,案件如今仍在审理中。rnrn那时,扎克博格和他的两位合作伙伴已将他们日益壮大的业务从马塞诸塞州的剑桥迁往了加州的帕洛阿尔托,在一所转租的公寓里经营着网站。在那里,与Napster 一位联席创始人(他们曾让他在他们的公寓里留宿)的偶遇,帮助他们赢得了与硅谷融资家、在线转账系统PayPal联席创始人彼得•塞尔(Peter Thiel)的会面机会。塞尔最终成为了Facebook首位投资人,出资50万美元,令Facebook顺利启航。rnrn扎克博格2006年告诉《福布斯》(Forbes)杂志,促使他决定离开哈佛的,是盖茨2004年在他电脑科学班上的一次讲话。“他确实鼓励我们所有人利用课余时间从事某个项目。这是哈佛的政策……盖茨对我们说:‘如果微软失败,我会重返哈佛。'”rnrn让扎克博格辍学创建Facebook的那种自信去年再次得到明显体现。当时,他拒绝了互联网门户网站雅虎(Yahoo)的收购出价。据信,雅虎的出价为10亿美元。rnrn许多观察人士简直不敢相信,Facebook这位年轻而且经验相对欠缺的创始人会做出那个决定。一年前,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以5.8亿美元收购了Facebook的竞争对手MySpace。直至今日,MySpace的用户数量仍然比Facebook多。rnrn一年后的今年5月,扎克博格宣布计划,要将Facebook转变为发布互联网应用软件的平台——一些同时代的人将此举比作盖茨将Windows操作系统转变为台式电脑主导平台的战略。此举旨在将Facebook打造为互联网用户获得社交应用软件的主要平台。带着表演般的风格,扎克博格希望效仿乔布斯那种旁若无人的自信。他在800名程序员面前公布Facebook战略时,用词经过仔细推敲,还使用了引人注目的图表,但还是显示出了一名23岁年轻人在提出新创意时可能会有的紧张。rnrn扎克博格首先是奇客中的奇客,他更关心的是Facebook的技术和社交潜力,而非该网站将他变为亿万富翁的能力(直到今年5月,他仍在租房住,床垫就放在地板上)。他在Facebook总部的办公桌位于夜班开发工程师的旁边,他经常与他们一起通宵达旦地工作。多数首席执行官早已将开发任务交给他人,但他还在继续为网站开发。是Facebook的风险投资支持者们说服他不再开发,而将全部精力集中在经营业务方面。rnrn即便如此,扎克博格业展示出了贯彻理想的成熟一面,甚至在遇到更年长、更有经验的顾问的反对时也是如此。公司曾经实行双重报告制度,一半的最高层经理要向另一位高管报告。他最近取消了这一安排,如今7名最高层经理都直接向他报告。扎克博格一直密切倾听亚当•迪安格罗(Adam D'Angelo)的建议。迪安格罗是他在学校时的朋友,也是一位高超的开发工程师,如今担任Facebook首席技术官。rnrn一位熟悉该公司的人士表示,扎克博格有时可能会让人感觉不舒服,但他“有远大的抱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全然的信心”。rnrnFacebook 去年的收入仅为1.5亿美元,因此,把扎克博格与盖茨或乔布斯相提并论似乎为时过早。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的话说,与谷歌等巨擘相比,该网站仍是“小巫见大巫”。互联网用户反复无常。一切仍可能功亏一篑。然而,就像扎克博格2006年开玩笑时所说的,“我总说,如果Facebook失败,我会考虑重返哈佛。”rnrnrn转自:http://news.csdn.net/n/20071009/109367.html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