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资讯

这里,有作为技术人必须知道的业界大事。

子公司倒戈,CEO 遭攻击,股价暴跌,迅雷内讧事件的三个教训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csdnnews.blog.csdn.net/article/details/78682852

点击上方“CSDN”,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

近日,“迅雷内讧”事件继续发酵,而舆论的焦点也从最开始的事件表象,转向迅雷十四年的起起伏伏,曾经辉煌一时的迅雷再度受到广泛关注,却不是好消息,相比同一时代诞生的腾讯,后者早已甩开迅雷不知道多远。通过这场商业版的现实“宫斗”剧我们可以看到什么?

首先回溯下此起案件:

上演现代“宫斗剧”,双方各执一词

第一回合:

11 月 28 日,迅雷发布公告称,已撤销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等业务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并强调上述一系列业务均为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经营。

随后,迅雷大数据除了回应迅雷所说的商标问题,同时还指责指:迅雷非法发行玩客币,变相 ICO,是非法集资骗局。


0?wx_fmt=png

第二回合:

当日迅雷紧急回应:迅雷大数据是对迅雷 CEO 陈磊和迅雷集团毫无事实根据的诽谤和诋毁。

而迅雷金融也随之声明,题为:“迅雷网络陈磊模糊焦点,请直面玩客币技术真相”。

第三回合:

11 月 29 日,迅雷董事会成员致信全体股东称,玩客币钱包将于 12 月中旬采用实名制,后续还将有更多控制措施,遏制非法交易。

迅雷金融指责迅雷子公司网心公司为玩客币交易提供清算服务。

第四回合:

11 月 29 日晚间,迅雷再次发声:称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涉嫌利益输送,其中包括在其於菲担任迅雷法务部负责人期间,与迅雷大数据的协议并未经过公司正常审批流程,协议存在多处有损公司利益的条款。

第五回合:

11 月 30 日,迅雷金融於菲今日对外发声,称迅雷金融公司与迅雷集团之间合作协议按迅雷内部流程审核,并无异议。并提到,其与迅雷现任 CEO 陈磊之间存在分歧。迅雷玩客币并未采用区块链技术,也不应上线用户间转账功能。迅雷在非法内容控制方面,应以快播为前车之鉴。但陈磊并未听从於菲意见。

截止目前,迅雷与迅雷大数据“内讧”已持续 36 小时。昨日,迅雷股价暴跌 31.11%,报收 12.8 美元。

盲于技术,不注重产品运营

“迅雷一直渴望转型,做了各种尝试,体验也放松了,这是今天迅雷下载面临巨大挑战的主要原因”,时任迅雷 CEO 的陈磊提到。

2014 年 11 月,陈磊正式出任迅雷 CTO,成为“迅雷十余年来第一位正式任命的 CTO”,同时他还兼任迅雷旗下网心科技 CEO。

恰恰是网心科技,这家独立核算的迅雷子公司身上倾注着迅雷两位创始人邹胜龙、程浩的转型心血。在迅雷内部,存在不少的养老势力,在迅雷创建之初奠定了基础,却无形中成为其转型路上的绊脚石。曾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道:“此次决策也是希望陈磊能摒弃掉公司原有的阻力。而这些“阻力”,后来在邹胜龙提议陈磊接任迅雷公司 CEO 时,依旧在极力阻挠。”

实际上,多年来盲目于技术为先,而不注重产品运营方面的发展模式,无疑削弱了迅雷的发展,相比 2004 年前后起步的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迅雷在中期的商业模式缺乏长远的价值判断。程浩曾反思道:不管是视频、浏览器、软件商店,并不是高技术门槛的事,更多是要靠市场、公关、传播,一系列组合拳才能有可能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

早有反叛之心,归根究底仍是利益

经天眼查公开数据显示,2016 年 8 月,迅雷投资迅雷大数据公司,金额为 1000 万,占股 43.16%。

2017 年 1 月,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为股东的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通过注资变成第一大股东,占股 30%。而另一家於菲通过注资 347.55 万元,持股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的 10%。


0?wx_fmt=png

也就是说,迅雷占股下降至 28.77%,不再是迅雷大数据的最大股东。此举,迅雷在这家公司不再具有任何话语权和董事席位,也缺乏对迅雷大数据业务的监管能力,而在当时迅雷集团并不知晓此事。

这也是迅雷为什么会在 11 月 28 日发表声明称“避免用户因信任迅雷品牌而参与迅雷大数据的 P2P、现金贷等业务,迅雷要停止品牌授权”。

值得一提的是,据网易科技报道,前迅雷员工曾透露“迅雷金融(迅雷大数据旗下)的建立,是源于迅雷想要将自身流量变现。”而从主做网贷业务的迅雷金融来看,不免联想到是双方产生嫌隙部分是受到利益的驱使。

政策红线下,虚拟货币难免遭非议

2015 年 4 月,网心科技推出了第一款产品“赚钱宝”硬件盒子。用户通过它出售闲置的带宽和存储,迅雷支付现金补贴,然后迅雷将带宽卖给客户。起先,这款产品并未受到太多人关注。

而到 6 月,网心科技推出的“星域 CDN”,通过大量使用用户节点,使得星域 CDN 的价格显著低于其他只使用 IDC 业务的 CDN 服务商。这一方式为迅雷带来了稳定的客源。

从迅雷发布的 2017 Q3 财报中,可以看到:除了广告、会员等主营业务之外,以云计算等新兴业务在内的增值服务营收占比将近 44%,其中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 104.2%,明显成为迅雷新的业绩增长点,而星域 CDN 恰恰属于这一项目。

随着星域 CDN 开始进入平稳发展期,为了拓展个人 CDN 数量,卖出更多的“赚钱宝”这类终端设备。2017 年 10 月,“赚钱宝”升级为“玩客云”,并参考了区块链技术和虚拟币的运作机制,推出玩客币奖励计划,用来替代此前奖励用户的产品“水晶”,给用户不发现金补贴。

通过虚拟货币吸引用户,免费产生的贷款和存储,“玩客币”可解决原来“赚钱宝”遭遇的成本过高的问题。

另一方面,虚拟货币以区块链作为实现技术,由于供应的稀缺性,易于存储和交换,一直备受追捧,而恰逢国家叫停 ICO 交易,关停比特币交易,缺乏标的的投机客迅速将目光转向了“玩客币”,“玩客币”交易价格也随之蹿升。据新京报此前报道,短短 40 天,“玩客币”价格上涨了 80 倍,这无疑在后来也成为了迅雷大数据的攻击对象。

总结

盲于技术而不注重产品运营的企业基因;集团内部利益冲突下而产生的反叛之心;加上踩在了 ICO 政策红线,均促成了此次迅雷内讧事件的爆发。一家企业从 1 到 N 不易,但跌下神坛或许只有一步之遥。

640?wx_fmt=jpeg640?wx_fmt=png

0?wx_fmt=gif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