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资讯

这里,有作为技术人必须知道的业界大事。

当科学家遇上流氓,被喧哗炒作的量子通信技术又将何时落地?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csdnnews.blog.csdn.net/article/details/78138860

首先,还是要用通俗的语言向大家介绍一下“量子通信”,听起来很晦涩深奥,但其实就是一种加密通信,与原始的发电报、网络支付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它生成和发送密码时利用了量子力学。量子科学的世界里充满了经典物理学无法解释的神奇现象,多年以来,诸多科学家都在为此不断努力,更有世界顶级量子科学家施尧耘于 9 月正式加入阿里巴巴,担任阿里云首席量子技术科学家,推动量子技术从学研到产业的落地。而作为量子力学的重要应用,我国将量子通信列为重点研发计划之一,不久前“墨子号”的发射升空即是中国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任务报告的首个成果。

然而,就在昨晚,“墨子号”量子卫星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彭承志微博发表《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的公开信实名举报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轰动了整个量子通信领域的同行们以及投资者们,也震惊了我们,在信中,彭教授分享了他的黑暗经历:

“2017年8月至2017年9月期间,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伙同他人通过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等方式,多次对我及所在团队进行侮辱、恐吓。郑某等人威胁要锤杀我的子女,并精准报出我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对本人和家人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团队成员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现为维护本人合法权利,揭露郑某等人的不法行为,特致此公开信,并向广大投资者发出善意提醒。”

举报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彭承志

彭承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科学应用系统总师。1998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应用物理专业,2005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博士学位,2007年起任职清华大学物理系助理教授,2009年受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研究员。在实用化诱骗态量子密钥分发研究和基于纠缠的量子通信研究方向上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自2005年发表量子通信领域的第一篇学术论文以来,至今已在Nature子刊,PNAS和Phys. Rev. Lett.等高水平刊物上发表论文7篇,其中三篇为第一作者或通信作者,相关工作全部在国内完成。

被举报人: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

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金融学博士。曾任福田汽车集团副总裁、德邦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上海复星集团行政总监、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会秘书兼人事行政总监等职务。目前,郑某还任职神州量通董事、神州量子董事长、毅卓资管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浙江国贸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等职务。

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2016年6月正式挂牌新三板(837638),该公司主要从事量子通信相关业务,包括量子通信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量子通信干线及网络的建设运营。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611.9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32.42万元,去年同期,该公司亏损424.49万元。

“一封公开信”的起因

以上可以看出,二人同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校友,然究竟发生了什么会到无法沟通、竟要“侮辱、威胁要锤杀的子女”的言语来恐吓对方呢?

在公开信中彭承志称,2017年7月初,多个网站上出现了以“九州量子成行业探路者 揭开量子通信产业化帷幕”为题的新闻报道文章。2017年7月10日,郑某实际控制并担任董事长的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中发布文章,宣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

2017年7月18日,为避免误导和以正视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研究院发布声明进行了澄清:

一、我院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设在我院的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控制中心也未与所谓“沪杭干线”进行连接。

二、我院从未与所谓“沪杭干线”的建设方、投资方发生任何性质的业务往来与合作关系。

三、我院对虚假宣传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因为此次事件,郑某等人将矛头指向彭承志及其所在的研究团队。也就有了上文所述的彭承志的一封公开信,希望善意地提醒广大投资者们。

以下为公开信全内容:

日前,彭承志老师也表示:

感谢各界朋友的关心,感谢大家支持量子科技行业的健康发展。身处这个漩涡中心,从各方面考虑,我暂时不接受采访,但我愿意重申,我确保我的公开信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我对我自己发的公开信负全部责任。

基于以上公开信,九州量子给出了回应,其表示稍晚公司会有公告,但关于文中提到的董事长威胁短信事件公司不会做回应,将由董事长个人处理。目前暂不回应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 目前是十九大,九州量子通信不想也不愿意公开骂战,希望一切维稳;
  • 如果公开骂战,无论谁输谁赢都是不好的,不想影响量子通信行业的发展;
  • 公司正处于发展的特别阶段,尤其在关键项目推进和规模扩大方面。

那么究其根本原因,为何在产业界的研发人员以及科研领域的技术研究人员个人权益被侵犯的事件不绝于耳?从“程序员开源项目被抄袭”、“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被逼跳楼”到昨天尚未真相大白的阿里巴巴的“抄袭门”。究竟是因为违法者法律知识的匮乏、创新能力缺少,还是科研产品商业化落地难从而造成矛盾重重?

施尧耘教授不久前表示:“量子计算的研究存在诸多挑战,如何商业化更是学术界和工业界最棘手的问题。其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规模化。目前没有一个技术可以把规模做得很大,又同时可以做到优质的存储和操作。 另外,量子计算的落地是个巨型的系统工程,牵涉到众多方面的技术和能力。整个产业还不完整,人才稀缺。”

因此,对于整个量子科技领域的发展绝非是一个人、一个国家的事情,它需要的不仅仅是每个人的支持,更需要合理的资本、以及正规的运营方向。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