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操作系统最大难题在于解决「生产关系」” | 人物志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作者 | 高卫华
责编 | Just
出品 | CSDN(ID:CSDNnews)

操作系统是所有软件体系的基础,而随着中国物联网产业的迅猛发展,诸多国产嵌入式操作系统开始跃出水面。

其中之一包括 SylixOS,这是一款由国内企业翼辉信息自主设计开发的大型嵌入式硬实时操作系统(RTOS)。它的诞生使得国内一些关键性设备可以摆脱对国外嵌入式操作系统的依赖,为国内的嵌入式信息技术行业提供了一个全新的选择。

作为 SylixOS 的创始人,韩辉在大学期间开发出了 SylixOS 操作系统最小内核,随后在 2006 年开发完成 SylixOS 内核 LongWingTM。随后,SylixOS 产品不断更新迭代,并于 2015 年进入国产操作系统的商业化运营和推广。现在,SylixOS 嵌入式操作系统主要面向工业领域,并用于机器人、智能电网、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等。

近期,韩辉在接受 CSDN 「人物志」专栏采访时表示,他正在带队开发翼辉全新的智能操作系统 EdgerOS,这是一款基于翼辉 SylixOS 内核打造的消费级智能边缘计算操作系统,从层次关系上与 Android 使用 Linux 内核类似。

他曾说,操作系统开发是以 10 年为单位,而 EdgerOS 对标的正是未来十年的全新需求。他希望,EdgerOS 能带来全新的智能化生活体验,并引领全新的物联网生态。

而从国内整个开源操作系统生态出发,他认为,单纯的开源可能太过狭隘,操作系统需要解决的最大挑战是解决“生产关系”的问题

SylixOS 的成长之路

CSDN:在大学时期,你就已经开始进行 SylixOS 内核 LongWing 的编码,彼时是什么原因驱动你开发一款实时操作系统的?

韩辉:完全是因为兴趣爱好,我本科是学自动控制专业的,对控制算法非常有兴趣,后来慢慢接触到更加复杂的 CPU 与控制软件需求,让我认识到了软件的重要性。2004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几本与 ARM、实时操作系统有关的书,让我大开眼界,然后就开始“踩坑”了。

CSDN:你说过「操作系统开发是以 10 年为单位的,人生能够爆发能量的时间也就 30 年」,如何理解“操作系统开发是以 10 年为单位的”?

韩辉:如果是正向设计,那么开发任何一款较为大型的操作系统,工程量都是浩大的。如何将几千个功能设计的安全、可靠、高效,且能够相互配合、有条不紊的运转起来?如何支持更多更复杂的 CPU 与硬件?如何更容易开发、调试、测试、分析?如何跟编译器配合使操作系统效率更高,消耗资源更小?如何更贴近行业需求?

不包含动态语言运行时、系统服务、应用框架等,仅仅是 Kernel 就需要 5-8 年,然而这些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

CSDN:SylixOS 在过去第一个十年和现在所处的第二个十年中,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韩辉:目前 SylixOS 正处于第二个“十年”,第一个“十年”解决的是“有无”问题,第二个“十年”我们要把操作系统打造的更加“好用”,更加贴近行业与未来计算场景的需求。

CSDN:AI 目前是整个 IT 领域的热门话题,在 AI 趋势下,SylixOS 实时操作系统有哪些机遇或者挑战?

韩辉:翼辉部署 AI 相关工作已经有近两年,我们对自身的定位是计算机专家,所以我们把重点放在以下几个方向:

  • 如何在嵌入式系统中支持高效的并行化 AI 推理运行时;

  • 如何优化规范化图形与其他输入信号变换;

  • 如何与传统计算框架进行有效融合。

这些技术成果已经融入到翼辉 EdgerOS 智能操作系统中,相信再有几个月 EdgerOS 就会与 App 开发者见面。

当前 EdgerOS 第一代 AI 框架虽然相对来说比较封闭,但程序员使用起来非常简单;EdgerOS 第二代全开放式 AI 框架已经在研发中,相信不远的将来也会和大家见面。

CSDN:SylixOS 在航空航天等军工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近几年在民用领域,SylixOS 有怎样的规划?

韩辉:SylixOS 主要的应用领域包括:航空航天、军事装备、智能电网、工业自动化、轨道交通等。近两年,翼辉在智能电网、工业自动化、轨道交通等民用领域收入占比持续增加。

民用领域营业额已经超过航空航天与军事装备领域,成为翼辉重要收入来源。

未来,我们将会在民用领域持续投入技术力量,花大力气去理解相关行业需求与行业趋势,持续不断为客户提供业界领先的产品与解决方案。

CSDN:创办翼辉以来,对你来说最有成就感的事和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韩辉:翼辉到目前为止也才算刚刚起步,还不敢奢谈成就。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较为自豪的,例如从零开始正向开发了一款功能丰富的大型操作系统内核,同时将这个内核成功应用在我们国家关键领域和装备中如智能武器装备、运载火箭、各种卫星、高铁、机器人等先进领域,替换掉了国外其他同类型产品,为我们国家在大型嵌入式操作系统领域补足短板。

另外还有一个事情挺值得骄傲,就是翼辉的核心团队一直非常稳定。这么多年来,大家吃苦耐劳,我非常幸运能与他们一起共事。

遗憾的事也有很多,翼辉是我第一次创业,对公司的很多知识储备不足,前些年在商业化和经营管理层面短板不少,走了很多弯路。这一点,在原菲尼克斯副总裁丁晓华先生加盟翼辉后才逐步改观。

还有一点比较遗憾的是涉足民用市场太晚,理解创新与顺势而为花了很长时间。

从技术创新到开源生态

CSDN:作为首批走在自主创新道路上的企业,SylixOS 的内核自主率达到了 100%,想要完全实现自主需要具备哪些必要因素?

韩辉:我认为首先是热爱,没有热爱就没有翼辉团队。但仅仅有热爱是不够的,还必须拥有准确的对标市场、商业模式以及来自资本市场的助力

SylixOS 目前以满足自主可控市场作为主力对标市场,商业模式清晰。物联网操作系统众多,其中开源的就有几十款,但是我们发现当前绝大多数开源 RTOS 都无法满足客户的需求,所以我们权衡考虑后,决定自行开发一款全新的特点鲜明的小型物联网 RTOS。

翼辉的 MS-RTOS(翼辉 OS 三驾马车之一)是翼辉正向研发的一个小型物联网操作系统。MS-RTOS 有两个核心特点:“安全”和“小”

所谓“安全”是指在小型 RTOS 上支持内核与应用程序权限隔离,多 App 间同样支持内存与权限隔离,实现多权限、多进程与多线程;所谓“小”是指可以在只有几KB RAM 的超轻量级物联网 CPU 上实现以上特点。这种类型的 RTOS 目前只有 MS-RTOS,MS-RTOS 可以为客户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绝对安全性与动态性。

所以我个人认为趋势与商业需求是打造一款操作系统的必要因素,具备这些因素才能让整个产品持续发展。

另外,我个人认为消费级操作系统的要求非常高。首先是创新,必须瞄准未来需求;其次蛋糕要大,这样才能有建立生态的可能;还有就是 App 开发需足够简单,要能够利用现有互联网科技的成果,降低对 App 开发者的要求。

同时,我希望国家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加大民企参与度,净化市场,认可价值。

CSDN:在开源软件崛起的趋势下,你怎么看目前国内基础软件自主创新现状?

韩辉:国内基础软件起步较晚,目前仍以国外研发的软件为主,很多国产基础软件目前也只是仅仅解决了“能用”这个问题,离“好用”和“引领产业”还差很远

现今形势下,自主化已势在必行。

不过,自主化也是一场持久战,绝不是几年内见分晓。未来我们一定能收获胜利,但这个未来绝不是“明天”这么快,所以恳请大家要有耐心,并给国产基础技术试错的机会。

CSDN:在推进国内基础软件自主创新落地的过程中,有哪些亟需解决的问题?

韩辉:国产基础技术产业界需要主抓两手工作:自主替换努力创新。单纯的追赶或者单纯的“换道超车”都不可取,一方面着眼于现在“卡脖子”的基础技术,一方面要投入精力在对未来趋势的判断上,储备新的技术,这样在未来到来时才不至于再次被动追赶。

CSDN:2013 年,SylixOS 使用 GPL 协议进行了开源,开源对 SylixOS 的发展与生态构建起什么作用?

韩辉:2006-2012 年,SylixOS 一直在小圈子里开源,几乎都是熟悉的同事与朋友使用 SylixOS 开发产品。

2013 年,出于对 SylixOS 未来发展以及广泛应用的考虑,团队决定彻底开源 SylixOS 操作系统,如果用户符合 GPL 相关约定,就可直接从git.sylixos.com 上 clone 完整的 SylixOS 源代码,在自己的项目里使用。

SylixOS 系统开源后比以前更容易被用户接受,同时也有很多高水平的用户与爱好者为 SylixOS 提供了很多建设性的建议以及 patch,使 SylixOS 的商业化发展更加迅猛。

目前已有一千多家企业、院所、高校在试用和使用 SylixOS 操作系统。

CSDN:如果要推动中国开源生态发展的话,你最希望业内一起推动哪些共识或行动?

韩辉:从操作系统角度而言,操作系统解决的最大问题是“生产关系”的问题

简单来看,在一条产业链上,参与的人如何提供价值、如何促进发展,同时如何获取回报,这样的闭环迭代产生,就能够可持续发展,生态也会越做越大。

我认为单纯的开源可能太过狭隘,更为关键的是如何创造一个大的蛋糕,让各个环节上参与的人都能受益,吸引更多的企业和有志之士加入到国产开源生态中来。

开发者的技术进阶

CSDN:从 SylixOS 内核 LongWing 的开发到后来创办公司,能分享一下你的技术成长路线吗?

韩辉:我很同意乔布斯讲过的一句话,「你必须对自己的想法充满热情,强烈感受到愿意为它冒险的心情。」

如果你热爱计算机相关技术,那就应该投入巨大的热情,时时刻刻都不能懈怠或者降低标准。SylixOS 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十几年来 SylixOS 的开发团队从来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小错误、例如:Cache 同步问题、多核并行与锁问题、超线程处理器调度错误问题、物理页面共享权限传递问题等。

内核发现的问题必须彻底分析清楚,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绝对不允许在不清楚具体原因的情况下用技术手段“绕”过任何一个问题。

CSDN:你见过的最优秀的程序员是什么样的?

韩辉:我身边的高手首推的话莫过于——翼辉首席科学家焦进星,我与他在周立功教授(中国海洋大学讲座教授)时期就在一起共事。他的好奇心强、学习速度快、动手能力强,我认为他是我这些年遇到的最优秀最纯粹的程序员之一。

同时,他在 CPU、内核、编译器、图形、多媒体等领域有很深的理解,软件功底非常扎实,目前在翼辉很多关键性产品开发团队中,焦进星都是核心主力。正是因为团队拥有很多像焦进星这样的优秀程序员,翼辉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

CSDN:在你技术成长过程中,对你影响较大的人、书籍或网站有哪些?

韩辉: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人很多,例如:

  • 周立功教授让我有机会系统的接触到嵌入式领域的知识和各行业的需求;

  • 还有倪光南院士,他对我的建议与鼓励都使我受益匪浅;

  • 另外还有两位是乔布斯与雷军,他们为我指明了未来的方向:创新与顺势而为。

翼辉不能在 SylixOS 上故步自封,要开发出顺应历史潮流,顺应时代发展甚至引领时代发展的产品。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才有了现在的 EdgerOS 操作系统。

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书籍有很多,在这里我只介绍一个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作者:W.Richard.Stevens。他写的书深入浅出清晰易懂,绝对是所有计算机类书籍作者需要学习的对象。

网站方面影响最大的包括 CSDN、GitHub 等等,我相信原因不用讲,大家都会认同及感激。

CSDN:最后,我们来个接龙,这次 1024 程序员节,10月23日-25日 1024 程序员节,有许多操作系统的老朋友共赴长沙,你最想问哪位老朋友什么问题?

韩辉:我看到很多熟悉的老朋友都会来参加,感谢 CSDN 给我们提供了这一次聚会的机会。在此,我想问 CSDN 创始人&董事长蒋涛,当下包括操作系统在内的国产基础技术现在已经迎来最好的发展机遇期,国产基础技术的发展离不开像 CSDN 这样的社区支持,那么,CSDN 是否已经有很好的计划在未来推出相关的社区产品来支持国产基础技术的发展?另外,翼辉即将发布的 EdgerOS 操作系统是一个面向大众的消费级系统,那么是否可以在开发社区与 CSDN 社区进行深度合作?

对于这一问题,CSDN 创始人&董事长、极客帮创投创始合伙人蒋涛于日前进行了回答: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在过去的多年间,CSDN 帮助了很多大型技术厂商建立了自己的生态,与微软、IBM、NVIDIA、英特尔、高通都有多年的合作。彼时这些技术都是由外企来主导,我们与之共同合作建立这样的生态,也见证了这些生态的大发展。其中,以 NVIDIA 为例,10 年前,NVIDIA 与 CSDN 共同推进 CUDA 的发展,到现在该生态 AI 遍地开花,在此过程中,CSDN 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

现在,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了中国基础软件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期,而这些技术软件要想真正地发展壮大,确实需要开发者社区及第三方开发商的积极参与,所以 CSDN 围绕基础软件也在筹备建立相关的生态服务。

基于此,CSDN 已建立并形成了一个开发者关系业务部,同时将会举办围绕开发者关系等相关的大会,将我们在过去 20 年中基于开发者社区和与技术厂商合作推进的开发者生态建设上积累的经验,提炼构建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与更多厂商一起迎接中国自主技术生态发展的黄金 10 年。

作为面向大众的消费级系统,翼辉实际也需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即任何消费级的系统都需要更丰富的应用。在此,可以结合消费者应用,让第一批开发者加入进来,丰富整个消费级系统亦或者称之为应用范围。事实上,真正评价一款系统成功与否的核心指数,有一个叫做「比尔·盖茨定律」,即在一个平台上的应用厂商,其商业价值要大于该平台,该平台才能称之为一个真正的生态

所以我想每一个做生态、平台的公司都应该树立这样的原则,去帮助第三方开发者在自己的平台上获得成功。因此,CSDN 也希望能与翼辉,共同在这方面找到发力点。

©️2020 CSDN 皮肤主题: 代码科技 设计师:Amelia_0503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