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抢的不是春节红包而是云!


作者 | 马超

责编 | 胡巍巍

出品 | CSDN(ID:CSDNnews)

近年来,红包大战堪称是新春佳节中最精彩的开年大戏。

2015年腾讯以超过5000万元的天价,拿下央视春晚独家合作权,一夜之间为微信支付带来1亿多张新增银行卡绑定,仅用一天就完成支付宝几年走过的道路,被马云称为阿里史上的珍珠港事件,自此也开启了互联网巨头春节红包营销的序幕。

2016年春晚,支付宝砸下2.69亿夺得央视春晚的独家合作权,并创造史上最经典的集五福红包玩法,当年支付宝宣布向全国观众豪派8亿元红包,除夕当天,支付宝上加好友、换福卡、发红包的次数达到677亿次。 

而2020年春节,快手早早就与央视春晚达成独家合作关系,本以为今年红包大战的C位已经没有悬念,但是阿里突然在1月11日宣布成为淘宝春晚独家电商合作伙伴,虽不发红包,但是阿里带来了10亿元的购物补贴,并将抽取5万名消费者清空购物车,为红包大战再添了一把火。

而今年令人纠心的疫情,也必将使线下活动有所减少,同时也会增加线上活动的热度,这些客观因素都必将使今年的红包大战更具看点。其实从技术角度讲红包大战最大的看点是云计算。

抢红包背后的技术看点之一:分布式架构

如果想承接抢红包这样一个短时上亿并发量的场景,即便是世界最强超算也力不从心,所以这就要求红包系统首先要满足分布式架构的需求,而分布式系统也有一个重要的原则CAP定理。

CAP定理:是指在一个分布式系统(Distributed System)中,一致性(Consistency)、可用性(Availability)、分区容错性(Partition tolerance),呈不可能三角关系,既三个目标只能同时做到两点,不可能三者兼顾。

其实CAP定理并不难理解,因为如果满足一致性、高可用性,那么一旦集群内有节点故障,为保证数据一致,必将使系统整体陷入中断。

如果既满足可用性、又满足分区容错性,那么必然存在某个节点在系统对外提供服务时出现宕机,而这时各节点的数据一致性,又无法完全保证。

结合红包系统的需求分析,系统可用性肯定是要首先保证的,如果真是春晚当天页面无法访问,那恐怕营销不成,反而会让用户路转黑了。

而且在大流量的冲击下,节点故障也是难免,因此分区容错性也需要保证,这样看来,能稍微放一放的只有数据一致性,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讲,红包的总额必然会围绕期望值上下浮动。

目前分布式系统交易分发,一般有两种方式,一是哈希法,将服务请求序列化后计算哈希值,然后根据这个哈希值将请求分配到不同的节点上,当然直接把请求按照顺序循环发送集群内的服务器,也可以看作是哈希法的变种,不过这会使入口处的负载设备成为瓶颈。二是将所有请求人为分成几份,每个集群只处理自己接到的请求,以此为降低入口流量的压力,但这样的缺点是,很难将请求平均分配。

抢红包这样的系统,只能将以上两种方案结合。首先根据历史经验,将交易量相量的地区结合,分为一组,比如北京、天津和辽宁、长春分为一组、上海、苏州、南京分为二组等等以此类推,与之对应的云集群,都有自己独立的红包额度,也只处理发给自己的请求。这样能避免入口的瓶颈,也尽量平均分配了请求的处理量。

接下来每个集群,也会将额度分配给内部的服务器,然后每个服务器会将自己库存范围内的请求,直接标志为成功,并在自己库存范围的基础上,还会多预留一定比例的需求为待定,待统一减库存后再确定能否待请求能否成功。

从分布式的角度来看,分区域与分库存是系统设计的基础环节,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上云了。

抢红包背后的技术看点之:云计算

2019年双十一,阿里宣布自身全部核心系统已经完成上云,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成就,随着传统的软硬件分离,迭代的模式逐步显现出局限性,现今的应用越来越复杂,对算力的要求越来越高,而算法、软件和硬件的隔阂造成巨大算力的浪费,已经无法满足在超大规模计算机场景下,提升IT计算效率、降低计算成本的诉求。

这时“云”的价值开始体现,但是云时代软件开发的方法论与模式,与之前时代完全不同,因为云最大的特点就是可持续交付和微服务化,完全上云不但有巨大的好处,也意味着巨大的挑战。

分布式与云计算就像一对孪生兄弟,必须要结合使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分布式系统的各节点最好都是整齐划一,这样调度成本都可能会降到最低。

而如果出现有的节点算力强,有的节点算力弱,那么受木桶原理制约,系统的性能就很可能被算力最弱的节点所限制,而云这种屏底层,向客户交付标准化硬件的技术,在分布式的架构下就会大显神威。

也恰恰是由于以上原因,我们可以看到参与这种红包活动的企业,往往都是纯线上企业,因此一旦企业有线下网点的布局,那么在参与红包活动时都需要考虑给网点的发起请求调高优先级,进行区别对待,这种非标标准的请求会让系统复杂度呈几何级数增长。

所以从云的角度上看,用户抢的不是红包,而是在各自区域请求中队列中的云资源。

国产云计算发展的坎坷之路

虽然“云”的好处很多,但是其发展并不算特别顺利,在十年前概念提出伊始,普遍不为人看好,甚至被某IT大佬戏称,“云计算只是新瓶装旧酒”,其背后的原因还是虚拟化层所耗的资源无法避免。

在阿里云创始人王坚院士,参加央视《朗读者》节目时曾表示,阿里云是工程师拿命来填的,因为第一个用电的人,第一个坐飞机的人也是拿命来填的。

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在成立最初几年,阿里云的年离职率高达60%以下,甚至在2012年阿里的年会上,王坚还因为看到了那些离开的同事,而失声痛哭。

但情况从2015年开始改观,阿里云在Sort Benchmark的排序竞赛中,仅用不到7分钟就完成了100TB的数据排序,打破了Apache Spark之前23.4分钟的纪录。

后又获得2017年中国电子学会颁发的科技进步奖之特等奖,这也是该奖项设立以来的首个特等奖。

接下来,神龙服务器和飞天操作系统的诞生,基本克服了云的弱点,并将云的规模效应发挥到极致。

神龙服务器:阿里云降低虚拟层消耗的秘决,在于神龙服务器这块完全自研的MOC卡,正是MOC的居中调度,让阿里神龙服务器不再使用宝贵的CPU资源进行虚拟化层的调度工作,从而大大降低云转换成本。

飞天操作系统:正所谓韩信点兵,多多益善,飞天能将百万级服务器连成一台超级计算机,还能有条不紊地通过云计算向用户提供计算能力。

我们看到在飞天的基础公共模块之上,有两个最核心的服务,一个是盘古,另一个是伏羲。

盘古是存储管理服务,伏羲是资源调度服务,飞天内核之上应用的存储和资源的分配都是由盘古和伏羲管理。具体见下图:

可以看到飞天中的众多模块都是以上古天神命名的,其中:

夸父:负责网络通信,由于飞天是要将众多服务器连接在一起的,夸父正是完成他们之间的通信功能。

女娲:与负责命名与协同工作,与神话中造人的工作不同,做为飞天中的唯一女性女娲负责将所有子模块的命名与协调工作。

盘古:负责分布式存储。

神农:负责监控,随时治病救人。

伏羲:负责任务调度及资源管理,这也和精通音律和伏羲氏有点渊源。

大禹:负责集群布署。

钟馗:负责安全,负责捉鬼。

在国产云计算行业,其它大厂也都有各自的特长,比如腾讯做为全球社区的巨头腾讯,其QQ类的社交软件,面对着比其它应用多出几倍的流量短暂时突发场景,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以虚拟机为单位补充资源,会很浪费资源。

因此腾讯在容器化方面做了很多细节工作,以满足这种突发、短时的弹性需求。

而腾讯近期开源的TencentOS Kernel,在容器运行所需的资源调度弹性、系统性能及安全等层面做了很多优化,可谓是开源+“容器云”的典范。

未来:打开水龙头就能使用云

通过自主掌控的技术,国内的科技巨头,在云计算领域已经走向了世界的前列,通过云大幅提升计算效率,实现能够突破传统IT时代的算力瓶颈,凸显云计算的整体优势。

云正在与区块链结合成为Baas,正在与AI结合成为Aaas,云正在不断下沉,变成互联网时间的空气和水一样基础设施。

而未来我们可以不再关心云计算背后的细节,就像不用关心水是如何过滤、运送一样,打开水龙头就可以使用到云,未来云计算的发展空间和使用场景还会不断拓宽,未来可期,拭目以待。 

【END】

热 文 推 荐 

Android 开发者成神之路!

无代码开发究竟是不是伪需求?

华为百度美团驰援抗击疫情;自由软件基金会建议开源 Windows 7;印度超越美国成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 | 极客头条

疫情严重,潜伏期也有传染性?科技公司在行动

程序员谈从科比的曼巴精神中,我们能学到什么?

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2020 CSDN 皮肤主题: 代码科技 设计师: Amelia_0503 返回首页
实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